Post title here

想學才去念大學,瑞典人給自己「空間」去探索熱情

隨口問起任何一個台灣大學生「你真的喜歡自己正在唸的科系嗎?」,十之八九的人都會回答「還可以」。升大四的吳碩頻和朋友聊起這個話題,就常會想「這樣唸大學豈不是件很浪費時間的事情嗎?」身邊的人都在成績排名下選系、在出社會前考慮要當公務員還是唸研究所,她很好奇那麼歐洲的青年是不是也會碰上類似的狀況。

在瑞典訪問學校職員的時候,吳碩頻驚訝的發現「斯德哥爾摩大學中25歲以下的學生比例只有百分之三十九」,多數人都是「工作後想轉換領域、覺得學不夠,就再回到學校裡學」。對比台灣,要是超過25歲還在唸大學,在多數人眼裡這就會是件奇怪的事。這讓吳碩頻忽然理解瑞典人的態度是任何年齡都有學習的權利與空間,所謂「活到老,學到老」的社會氛圍也造就了青年的態度:不用侷限於當下所鑽研的專業,人生本來就有探索熱情的彈性。

整趟旅行的沈澱,讓她逐漸了解台灣和其他國家的差異。無論國籍,這群年齡相近的人都一樣無法肯定未來的志業,但其他國家的青年卻能夠充滿自信、躍躍欲試地表達各種還想嘗試的領域;台灣人反而像被隱形的限制給綁住,不敢接受所謂成功模式以外的可能。「難到就沒有其他的路嗎?」吳碩頻找到的解答是: 那就學著擁抱未來的不確定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