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title here

在龍山寺與街友對話,每個靈魂都是如此平等

我們從龍山寺捷運站走出來,即將迎接下一個任務的挑戰:我們的眼睛在周圍環伺了一圈,很快地看見在兩條大馬路交叉路口旁的人行道上,坐倒著一位長者,他的衣褲蒙上了一些塵垢,看得出已很久沒有穿鞋,並且在面前放著一個小碗,裡面有些許零錢——毫無疑問地我們知道,他是一位街友,而這個任務正是要我們找尋一位街友並傾聽他們說話。

 

「伯伯您好,我們能不能跟你聊聊天?」
「什麼?說大聲點我聽不清楚!」
這位伯伯一邊的耳朵聽力受損,眼睛也已經無法將東西看清,曾經在印刷業工作,後來在一次工地鷹架倒塌的意外中摔斷了右腿,失去正常工作的能力。

 

他說了許多,也告訴了我們台灣目前對於街友們的忽視,以及政府如何承諾對他們的照顧但卻又毫無作為,反倒是許多基金會與社會組織提供了他們生存下去的必要物資。

 

在沉默傾聽的同時,我們也在地上盤坐了起來。

 

有時候晚上路很黑,過馬路時他都會被車撞到,但是「你自己看不到被人撞到,人家還要陪你錢」伯伯理所當然地這樣說,他認為別人撞到他不要緊,愧疚的是自己反而會造成別人更多麻煩⋯⋯

 

當一個人經歷過人生的低谷,甚至放下尊嚴後所凝煉出的智慧,是讓人聽得那樣不捨卻也同時感到敬佩。當我們問到他有沒有親友時,只見他略帶隱晦地說,他的弟弟在大陸工作有很好的發展,姐姐現在也生活得很好,可以看出他為親人的成就感到驕傲,卻也在和自己現下的處境相比,而帶有一絲地愧疚與逃避。

 

看著伯伯說著說著眼框漸漸濕紅,我們也拿出衛生紙遞給了他,即使我們很想接下去問「那為什麼他們不幫助你呢?」,但是我們最終沒有問出口,因為我們知道,當一個人願意敞開他曾經受傷的心並呈現在你面前時,有些問題會顯得太過真實而赤裸,所以我們選擇收起好奇心,而留給他的尊嚴一絲喘息的空間。

 

在短暫的幾十分鐘內,我們一同坐在川流不息的馬路旁,無關貴賤、更沒有年齡之分,一切就是「他說話,而我們在聽」這樣簡單,建立在一個平等的對話之上,我們將心比心地傾聽他內心深處的聲音,並真切地感受到每一個世界上的靈魂都是如此平等;最後當我們要離開時,有個同伴跑到對街買了一碗碗粿,然後遞給伯伯並告訴他「要趁熱吃喔」。

 

在我們離開以後,說老實話,我們還是無法幫上他什麼,可是透過這樣的對話、透過了解,卻使我們改變了對這個世界的想法,我們了解世界上還有很多的不公平,並變成了一個更勇敢於創造那些改變的人,感謝滾出趣,因為滾出趣的精神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透過走出自己的舒適圈來改變每一個人,從而讓世界變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