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title here

放下對各種人的成見,你會驚覺:光是在台灣也有這麼多酷到不行的『怪咖』

這些應該是很多人內心常有的想法:
『他看起來就是一般人啊。』
『噢高中生,是個屁孩!一定很多不懂。』
『賣路邊攤,是不是沒好好唸書。』
『這個年輕女生自己出來環遊世界,一定是有個有錢的爸爸。』

 

我們的從小到大的成長環境,不管是父母、師長或是同儕都不斷教我們為每一種外表、身份、行為貼上標籤,久而久之我們對標籤運用自如,甚至看到人可以立刻聯想,並且做出與之應對的判斷:看到某些人我們應該害怕、看到某些人我們可以嘲笑他。

 

我也是個充滿成見的人,雖然幾次出國,深刻認知到自己對世界的成見:覺得東南亞很落後、覺得中國思想很單一。以為已經發現自己對世界的誤解,應該很先知先覺了吧!但回到台灣後,才發現原來成見不只存在於國家文化的誤解,更多成見發生在我們日常生活:對於行為的成見、社經地位的成見、性別的成見、甚至是穿著打扮的成見。這些成見更可怕,因為它們相較於對其他種族文化的成見更不常被我們發現、提起、宣導,但我們每天拿這些成見做行為判斷,對待著彼此。

 

所以我們常常還沒有講一句話,就已經被對方貼上標籤了,同樣的我們也這樣對待別人。

 

開始做旅行創業後,發現我們在國外旅行時對於外國人的好奇、開放應該要實踐在台灣,甚至日常生活中,不只是外國人,還有台灣人和各種人。於是我開始練習不去理會那些反射性的成見,逼自己多問一句話、多了解這個人一點。

 

經驗累積下來,事實發現,幾乎每一個『路人』都會帶給我一點新的世界,破除我的成見,甚至會讓我驚呼:『在台灣真的有這種人?』

 

曾遇到一個斯斯文文看起來乖乖牌的女大生,才發現她唸書念到一半覺得沒意思,就決定放棄大學離開家找工作;
一個國立大學畢業、出國念過書的人生勝利組,因為熱愛吃冰,在台南自己弄來一台小卡車,每天開車賣雪糕;
一群建築設計師,因為想要擁有自己可以踩在泥土上的土地,在南投深山裡用各種奇特的材料建造出一個基地;
一群看起來很像『英文老師』的外國人,竟然是帶小孩環遊世界的爸媽,他們不讓小孩去學校而是直接向世界學習;
一個西門町路邊賣沙威馬的大叔,原來在外商公司工作,因為還是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就跑來街上賣小吃;
一個在台東做竹器的阿公,年輕時其實當過跑船的所以去過世界各地,非洲各國的名字他都朗朗上口;
看起來『令人害怕』的街友阿公,跟我們分享龍山寺有各種『社團』:念經的、下棋的、賭博的,那裡就像是老人俱樂部。

 

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太多成見。我們都以為自己的生活是全世界,卻沒發現許多擦肩而過的人,竟跟我們生活在兩個平行宇宙。當我們願意敞開,多了解彼此,除了減少更多的誤解及無端的恐懼,也擴大我們對世界的認識,跳脫自己的單一世界。

 

從旅行中練習起,帶回生活中,對任何人少一點成見,多一點好奇心,主動多說一句話、多問一個問題,然後為每天多認識的世界而開心吧!

 

選個地方去認識怪咖吧:http://goo.gl/IkPUen

帶著任務去旅行:http://goo.gl/d9xQvt